注册
闽南网 > 新闻中心 > 社会新闻 > 正文

人乳交易乱象:私下售卖存卫生隐患,有中介介绍“成人奶妈”

来源:澎湃新闻 2021-08-29 10:43 http://www.mnw.cn/

  在何畅的闲鱼店铺页面,虽然没有展示实品,但42人给出了好评。每一条好评下面,何畅都会回复,希望买家回购。

  实际上,何畅自称卖的是“自产自销”的人乳,为了躲避平台监管,她在社交平台发布出售人乳网帖,经微信或QQ与买家沟通,通过闲鱼假扮成肥皂、乳霜、鞋子、母乳储存袋等物品出售。

  2021年8月下旬,澎湃新闻记者调查发现,一些自称为宝妈的人利用社交平台以每袋几十元的价格出售冷冻人乳。买家中,有人称是买给“缺奶”的孩子喝,有人称是相信偏方,用人乳敷脸祛痘,也有买家称相信人乳可“大补”,购奶自喝。

  不止于此,在“中介”的撮合下,还有尚在哺乳期的“成人奶妈”,以1500元一次的价格现场向成人客户出售新鲜人乳。

  有法学学者分析认为,人体母乳是脱离人体的特殊物,因为承载着人伦属性及公共健康安全属性,不能与其他物品一样,任凭权利人随意处置。

  早在2000年,《卫生部法监司关于人体母乳不能作为商品经营的批复》就明确指出,人体母乳不是一般的食品资源,不能作为商品进行生产经营。上述学者认为,人体母乳交易处于非正规、私下的无序状态中,卫生安全及产生的道德伦理问题都需加以规范。

  这些从私人渠道购买的人体母乳因未经检测容易存在卫生问题。多位医护也告诉记者,给婴儿喂网购冷冻母乳存在健康隐患,成年人认为喝奶有“大补”也只是心理作用,实际并无多大效果。有医护建议社会关注医院设立的公益母乳库,通过规范的渠道满足“缺奶”婴儿的正当需求。

  网上的人乳生意

  “出(售)冻母乳。”8月13日,陈乐在百度贴吧的“母乳喂养吧”、“闲置群吧”、“闲置吧”、“二手市场吧”等多个社区发布网帖,并附上多张储存在奶袋和奶瓶中的冷冻奶状物图片。

  陈乐称,3个月前生下孩子后,自己奶水比较多,每天会多出七八百毫升,于是便将多余的人乳装在100毫升的母乳储存袋中,以15元一包的价格在网上出售。客户不能指定“生产日期”,5包起购,不退不换,还需支付邮费、泡沫箱费及冰袋费。

  陈乐发来几张之前的客户订单截图,称自己每天有一两笔订单,根据身体情况还能供两三个月。

  交易时,陈乐发来一个二手交易平台“闲鱼”的商品链接,上面的商品显示为一款二手洁面产品,价格为5包冻奶的费用。两天后,记者收到了从广州市番禺区寄来的冷链运输包裹,泡沫箱中放置了5包各100毫升的奶状物质,箱中的冰袋已经融成水。

  “有啥健康问题?”当记者询问有无健康风险时,陈乐反问。她说自己只管出货,不会管人乳给成人还是婴儿喝。

  记者以“母乳、冻奶、人乳”等关键词检索发现,在百度贴吧、知乎、小红书、豆瓣、微博等互联网社交平台上,有大量声称进行人乳交易的网帖。其中,聚集了3.2万名用户的百度“母乳喂养吧”,不时有卖家发帖称“有货”可售,配有疑似人乳的照片,底下不少买家留言咨询、“求货”。

  自称奶水富余、孩子喝不完,岳建也在网上兜售多余的人乳。她称,之前自己每天要冻六七袋,一袋160毫升,孩子8个月后,每天能冻400毫升,现在攒了快一个冰箱的量。担心人乳会变质,她主要卖给长三角一带的客户,同城的优先,每袋卖20元,运费由客户出。岳建称客户多为奶水不够、孩子又不爱喝奶粉的宝妈。

  8月17日下午,记者收到了岳建寄来的5袋冷冻奶状物质。快递箱里放有冰袋,5个200毫升的储存袋冻成了冰块,日期标注为8月16日。

  像陈乐一样,为躲避平台监管,一些卖家会利用社交平台联络买家,转手在电商平台售货。

  何畅称,一年前孩子出生后,她开始在网上卖人乳及母乳皂、母乳乳霜、母乳布丁等关联制品。她通常在百度贴吧发布售卖信息,通过QQ或微信与客户沟通,最后走“闲鱼”出货,并伪装成肥皂、乳霜、鞋子、母乳储存袋等物品发货。

  在和记者沟通的过程中,何畅十分谨慎,对话基本使用语音,避免出现敏感词。她解释,微信、支付宝、闲鱼常出现异常,她的闲鱼账号被封了两次,现在第3个号也被限制,发布的东西只有她自己能看见。由于账号被限制,她在QQ上发送支付宝收款二维码,让客户扫码支付。

  

  记者注意到,何畅的闲鱼店铺页面上,没有显示任何商品,评论区却有42条好评,称买到的母乳“香甜可口,回味甘甜”、“还会再来光顾”……有用户还晒出装在化妆品中的奶状物质图片。每条好评,何畅都会回复,希望买家回购。

  记者以196元的价格,向何畅买了4包共800毫升的冻奶,两天后收到了她从西安发来的袋装奶状物质。

  为验证所购“人乳”的真实性,记者随后将何畅、岳建、陈乐售卖的奶状物质交由某三甲医院两位新生儿科医生鉴别,均被证实为人乳。

  向私人购买人乳存在安全的风险

  也有“中介”参与人乳交易。

  余有其自称是一名催乳师,从事人乳交易“中介”两年,平时活跃在各大社交平台上。按照他的说法,一种方式是,当客户找到他,他审核相关信息,为对方联系同城的宝妈,再由双方协商定价,达成意向后,宝妈定期向客户寄人乳。

  余有其称,一些宝妈刚开始对出售冻奶感到别扭,慢慢就会放开,主动找客户。150毫升的冻奶,收购价是50元,如果是新鲜人乳,价格要两三百元,具体价格通过奶质条件确定。客户购买人乳后,有的直接喝,有的用冻奶做甜品,再线下售卖。

  什么样的人会购买人乳?记者调查发现,寻求人乳的买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孩子缺奶的父母,他们非常谨慎,会不断追问冻奶的来源和质量问题。

  广州的朱先生告诉记者,他家孩子刚满2个月,妻子工作忙、没时间喂养,孩子喝奶粉又不好消化,只得在网上“求奶”。这个月,他通过百度贴吧联系上一位售奶的宝妈,以每包5元的价格买了20包冻奶。“等快喝完了,还需要再买。”朱先生说。

  20岁的网友“阿狸”则称,自己脸上痘痘多,反复治疗都没什么效果,在网上看到用人乳敷脸可以祛痘的“偏方”,便想买3袋试试效果。但她也担心使用人乳后过敏变得更严重。

  “他(客户)不要我的体检报告吗?”记者以兜售人乳的宝妈身份,询问中介余有其。

  “像你这么担心,什么东西都不敢吃了,都要报告才能吃。”余有其说。他称, 通过乳房的照片、挤奶的视频、冻奶的照片,可以核实宝妈身份,“之前就有人骗客户”,也可以判断奶量、乳腺通顺、大小乳房、发炎情况。

  两位哺乳期的宝妈告诉记者,选择母乳喂养的宝妈“缺奶”时,通常会找相熟的“富余”宝妈求助,或者往母乳中掺一些奶粉或追奶,还有的会向建有母乳库的医院求助。她们认为,喝不认识的宝妈人乳,不知道有没有疾病,冻奶也会影响奶的品质,“很少有人选择走这条途径”。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妇产科主任医师赵茵指出,私下购买冷冻的人乳存在风险:一是不知道宝妈的健康情况,一些病毒可能会通过乳汁,传给婴儿;二是不知道宝妈有没有服药,客户买回母乳后,也不会进行药物或者相关微生物的检测。此外,人乳保存的状态、有无反复冻融等也会影响其品质。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产科护士长周春花认为,宝妈母乳分泌不足或受疾病影响不能直接哺乳喂养时,私下购买的母乳冻奶缺乏专门管理,存在安全隐患。

  周春花说,一是供乳者必须要有良好的生活习惯,无抽烟、饮酒、喝茶、吸毒等嗜好,生活规律,饮食均衡等,才能保证产出乳汁的质量;二是供乳者必须身体健康,无长期药物治疗史及近半年内无血制品输注史,无艾梅乙等传染性疾病史等;三是细菌能在人乳中快速生长繁殖,所以收集与贮存过程中的每一个步骤,都必须注意清洁卫生。同时,不同地区供奶者潜在化学暴露、人乳处理设备、人乳处理时间、存储条件、经验水平等,都可能会带来危害。

  “进补”迷信和“成人奶妈”背后的色情嫌疑

  除兜售冻奶外,人乳交易中还存在着“成人奶妈”的乱象。

  “中介”余有其称,有对人乳质量要求比较高的成人“客户”,甚至要宝妈当面挤出人乳,现场喝新鲜的,价格一次500到800元,有的高达2000元。

  记者调查发现,在“奶水吧”、“奶妈网吧”等贴吧,不断有寻求各地“奶妈”的网帖更新,一些网帖暗示寻找“成人奶妈”。为躲避平台对违禁内容的治理,网帖往往用拼音缩写指代“奶妈”。

  8月20日,记者缴纳150元保证金后,被昵称为“梦之蓝”的网友拉进一个名为“奶油”的QQ群,群里有成员357人,均为声称寻觅成人专职奶妈的客户和“奶妈中介”。

  “梦之蓝”发给记者某城市4个可接单“奶妈”信息,并称他在全国各地都有资源,可以在群里和各个城市的“奶妈中介”匹配,“中介”会安排与奶妈线下见面,取新鲜的人乳。

  记者注意到,群里不时有用户发消息提出需求,“奶妈中介”们也不时会发消息,称某城市可以接单,或发个奶瓶表情加城市,表明这个城市有资源。

  8月20日下午,记者通过“奶妈中介”联系到一名称可向成人出售新鲜人乳的女子。

  该女子二十多岁,在住处,她指着冰箱冷冻柜里的一袋袋奶状物质说,这些是孩子出生一个月里挤出的多余人乳,需要的话,500元可以拿走80袋冻奶;需要新鲜人乳的话,她可以现场挤出来,喝一次1500元。

  她称,她的客户多为成年男性,喝人乳是为了“补身体”,客户一般每月喝4次左右,但不一定都在她这喝,有些人中途也会去其他奶妈处喝。说话间,她的手机提示音响起。她称,5点来喝人乳的客户快到了。

  在另一个地方,另一名女子告诉记者,她的孩子3个多月,现在一次能挤出两三百毫升的多余人乳。她一般会挤出来给成年客户现场喝,或者客户躺在她怀里,趴在乳房上像婴儿一样吸。

  这名女子称,她是被一位做过奶妈生意的女性好友拉入行的,平时由“奶妈中介”帮忙联系客户,中介每次抽成200元,她们获得剩余的1300元。“有人做几个月,也有人保养好可以做一年多。”她说。

  记者调查发现,一些寻求“成人奶妈”的成年男子,自称想“补身体”。

  一名郑州男子称,2018年,他找过本地的“成人奶妈”,2个小时1000元,现在的价格“涨了好多”。

  一名成都男子迷信新鲜人乳“更有营养,可以提高免疫力”,自称一直在用。他称,此前,他买过袋装冻奶,发现氧化严重,不太好吃,就想试试未被氧化的新鲜人乳。在网上找“成人奶妈”时,他遇到过“奶妈中介”,觉得中介收费太高,于是直接找奶妈本人。

  喝人乳是否真的可以“进补”?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产科护士长周春花告诉记者,人乳是人类生命之源,根据婴儿的需要产生,是一种营养价值丰富、纯天然、利于健康的婴儿食品。成年人自身具有抵抗力和免疫力,所需营养通过日常的饮食摄入即可得到满足,喝人乳并不会显著提高免疫力,也没有特殊价值,其营养价值类似于牛奶。部分成人喝人乳后,还可能会刺激肠道快速蠕动,导致腹泻和腹痛。

  在2015年7月发表的《人体母乳交易的民法学思考》一文中,上海海事大学法学教授曹艳春分析,不能将“奶妈”理解成传统意义上的“生产经营”,如果社会组织或个人将乳汁经营产业化、规模化,并从中牟利,属违法行为。客观说来,即使是市场客观存在的人乳买卖,间接供奶给成人喝和成人对着乳头喝奶,二者仍存在本质差别,后者涉嫌色情而理所当然遭到法律和道德的禁止,这也是导致人乳买卖问题被指责的重要原因。

  湖南金州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律师邢鑫分析,在“成人奶妈”的交易行为中,可能涉及色情服务,从而触犯法律法规,面临行政(治安)处罚和刑事责任。

  待完善的监管和需要更多支持的“母乳库”

  早在2000年,《卫生部法监司关于人体母乳不能作为商品经营的批复》(下称《批复》)曾明确指出:人体母乳不是一般的食品资源,不能作为商品进行生产经营。2013年、2017年,曾有媒体曝光人乳交易乱象,但至今仍有此类乱象,且愈加隐蔽。

  上海海事大学法学教授曹艳春在上述论文中分析,人体母乳是脱离人体的特殊物,因为承载着人伦属性及公共健康安全属性,不能与其他物一样,任凭权利人随意处置。人体母乳交易处于非正规、私下的无序状态中,卫生安全及产生的道德伦理问题都急需加以规范。

  她指出,尚没有实质性的法规和明确的监管部门,对人乳交易进行管理和控制。关于人乳买卖问题,唯一具有法规色彩的是原卫生部法监司2000年发给原上海市卫生局的上述《批复》。这个多年前制定的批复仅是出自一个行政部门的规范性文件,严格说来不具有法规、规章级的法律效力,因此人乳买卖问题在法理上仍存疑。

  湖南金州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律师邢鑫分析认为,“人乳交易”本身作为一种民事法律行为,由于违反了相关规定,以及违背了公序良俗,行为会被归于无效。

  邢鑫认为,作为实际存在的一种“交易物”,人乳本身在卫生安全方面难以得到保证,如果在食用后造成人体不适,人乳提供者将面临侵权责任。此外,“交易”属于经营行为,法律规定了公民从事经营活动需要取得相关的许可证,而人体母乳既然不能作为商品进行生产经营,则必然无法取得相关许可,那么,参与贩卖母乳的各方(提供者以及“中间人”)就极有可能触犯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规定的非法经营罪。

  记者调查发现,也有一些“缺奶”的父母为孩子不得已网上求奶。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产科护士长周春花介绍,母乳含有早期新生儿所需要的所有营养成分和重要抗体,是新生儿和婴儿最理想、最天然的食物。有学者研究,母乳对新生儿,特别是早产儿的近期和远期的临床疗效不容置疑,所以世界卫生组织及各个国家均鼓励母乳喂养,认为母乳喂养是降低新生儿死亡和新生儿保健的重要举措。

  周春花希望有专门的机构来管理捐赠母乳,以满足正当的需求。

  曹艳春也在上述论文中指出,为了鼓励母乳喂养婴儿,提高全民健康状况,政府应该负起责任,建立具有公益性质的人体母乳银行,由社区医院统一管理操作,使得的剩余人体母乳的利用更加充分、有序、健康。

  实际上,中国国内“母乳库”已有多家。

  “母乳库”是招募母乳捐献者、收集捐献母乳,并负责母乳的加工、消毒、筛查、储存、分配工作的专业机构。2013年3月,中国大陆第一家母乳库在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诞生。随后,南京、上海、重庆、西安、北京等城市也相继建立,8年间全国母乳库数量增至26家。

  2018年5月21日,河北省第一家母乳库在秦皇岛市妇幼保健院建立。该院新生儿科护士长刘芳告诉澎湃新闻,母乳库的母乳主要靠无偿捐赠,为了保证母乳安全,母乳库要对捐赠者进行一定的筛选:6个月内哺乳期女性;12个月内无慢性疾病;不吸烟、不饮酒 ;不曾长期服用大量药物;近期没有做身体穿孔或纹身等等。在此基础上,还要对宝妈进行血清检测,筛选有无传染病,进行细菌学的检测,没问题才会采集母乳。母乳采集后还要消毒,再次检测有没有任何细菌生长,最后才能给孩子喝。

  刘芳告诉澎湃新闻,“爱心妈妈”至今已有327位。截至2020年底捐献母乳196万毫升,个人最大捐奶量10.02万毫升,救助早产儿975人,特别是医院里1800克以下的小早产儿母乳喂养率达到了90%。刘芳称,捐赠的母乳基本能满足医院早产儿对母乳的需求,一些对牛奶蛋白过敏的孩子也会喝母乳。

  但是,目前社会对于母乳捐赠的关注度不够,影响了母乳库的建设。

  由郑州大学护理与健康学院、郑州大学附属郑州中心医院学界与业界研究人员共同撰写的学术论文《母乳库研究现状分析》指出,国外发达国家母乳库的发展时间较长,已建立完善的运行与管理指南,且宣传到位,因此母亲们对母乳库的接受程度较好,且愿意捐赠母乳并愿意接受捐赠母乳。发展中国家与我国相似,母亲们对母乳库较为陌生,接受度低,大多数母亲对捐赠母乳的安全性还存在质疑的态度。

  研究指出,当前国内母乳库正处于起步阶段,规范化管理与运营方式还是空白,并且缺乏相关的国家政策支持,这导致多家公益性母乳库难以承受巨大成本所带来的压力而难以维持。同时,低知晓率使捐赠母乳的数量少而不能满足临床需要。如何解决母乳库运转资金、增加捐奶数量、出台管理规范及增加对捐赠母乳的接受度,是我国母乳库发展面临的主要问题。

  (文中陈乐、岳建、何畅、余有其为化名 澎湃新闻记者 秦山 实习生 单萍 林瑞 忻桐)

原标题:人乳交易乱象:私下售卖存卫生隐患,有中介介绍“成人奶妈”
责任编辑:凌芹莉
相关阅读:
新闻 娱乐 福建 泉州 漳州 厦门
猜你喜欢:
热门评论:
频道推荐
  • 11月再见12月你好文案正能量说说 十二月发
  • 曹路宝任苏州市委书记 曹路宝简历资料
  • 今日满洲里疫情最新通报:满洲里疫情源头是
  • 新闻推荐
    @所有人 多项民生礼包加速落地快来查收 三峡大坝变形?专家:又有人在恶意炒作 北京新一波疫情为什么没出现死亡病例? 戴口罩、一米线 疫情改变了哪些习惯? 呼伦贝尔现幻日奇观 彩虹光带环绕太阳
    视觉焦点
    石狮:秋风起,紫菜香 石狮:秋风起,紫菜香
    石狮环湾生态公园内粉黛乱子草盛放 石狮环湾生态公园内粉黛乱子草盛放
    精彩视频
    福建炼化:食品级透明料聚烯烃的投放
    福建炼化:食品级透明料聚烯烃的投放
    2019泉州智慧城市高峰论坛
    2019泉州智慧城市高峰论坛
    专题推荐
    关注泉城养老服务 打造幸福老年生活
    关注泉城养老服务 打造幸福老年生活

    闽南网推出专题报道,以图、文、视频等形式,展现泉州在补齐养老事业短板,提升养老服

    新征程,再出发——聚焦2021年全国两会
    2020福建高考招录
     
    48小时点击排行榜
    《良言写意》更新时间什么时候播出 每周 夫妻努力奋斗的励志句子 两口子共同努力 网易哈利波特手游:冬季版本即将开启,多 荣耀60和荣耀magic3区别哪个好 参数配置 专业创作者的福音,ProArt 创16如何驱动 华为高精度定位服务支持哪些机型 开通城 快手邀请码是多少?快手邀请码官方推荐怎 《云襄传》是根据什么小说改编的 原著小